上班闲暇时间听到李宗盛的新歌《新写的旧歌》。很庆幸父母还健在,而且父子之间的关系不是甲乙,虽然之间不是推心置腹,无话不谈,不是大家常说的知己。但是自己年龄的增加,越能体会当父亲,当儿子的不易,而父亲总希望不给儿子添一丝的烦恼,多花一分的钱秉性一如从前。记得那次父亲说“进来吧,外面冷”,这样小心翼翼而又温暖朴实的话或许只有父子之间能懂吧;

每周都记不得和他们通话,都是他们打过来,还总嫌他唠叨,可是如果那周不打过来,那估计肯定是出现不好事情不想让你知道;父亲就老了,散步时必须停下来才能跟随到我的脚步;这种变化仿佛就是一瞬间;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159
160
161
比起母亲的总是忧心忡忡 是啊

他更象是个若无其事的 旁观者

刻意拘谨的旁观者 遗憾

我从未将他写进我的歌 然而

天晓得这意味些什么 然后我

一下子也活到 容易落泪的岁了

当徒劳人世纠葛 兑现成风霜皱褶

爸 我想你了

到临老 纔想到要反省父子关系

说真的 其实在回答自己

敷衍了半生的命题 沈甸甸的命题

它在这里 将我拽回过去

像个终于灵验的咒语

那些年只顾自己

虽然我的追求他

无能 也无力参与

只记得 我很着急

也许 因为这样

没能听见他微弱的嘉许

我知道 他肯定得意

只是 等不到机会 当面跟我提

思念其实不是 不是这个歌的主题

我相信不只有我

在回忆时觉得吃力

两个男人

极有可能终其一生只是长得像而已

有幸运的 成为知己

有不幸的 只能是甲乙

若是你同意

天下父亲多数都平凡得可以

也许你就会舍不得再追根究底

我记得自己

当庸碌无为的日子悄然如约而至

我只顾卑微地喘息

甚至没有陪他

失去呼吸

一首新写的旧歌

它早该写了

写一个人子 和逝去的父亲讲和

我早已想不起

吹嘘过的风景

而总是记着他

混浊的眼睛

用我不敢直视的认真表情

那么艰难地挣扎着前行

一首新写的旧歌

不怕你晓得

那个以前的小李

曾经有多傻呢

先是担心 自己没出息

然后费尽心机想有惊喜

等到好像终于活明白了

已来不及

他不等你

已来不及

他等过你

已来不及

一首新写的旧歌

怎么把人心搅得

让沧桑的男人 拿酒当水喝

往事像一场自己演的电影

说的是平凡父子的感情

两个看来容易却难以入戏的角色

能有多少共鸣?

一首新写的旧歌

怎么就这么巧了

知道谁藏好的心

还有个缺角呢

我当这首歌是给他的献礼

但愿他正在某处微笑看自己

有一天当我乘风去见你

再聊聊

这歌里

来不及说 的千言万语

下一次 我们都不缺席

比起母亲的总是忧心忡忡

是啊 他更象是个若无其事的旁观者

刻意拘谨的旁观者



请你从此安心

待在我的歌